织梦58,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热门关键词: as

中关村空置率升高 创投圈迎来“倒春寒”

来源: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24
摘要: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诗萌北京报道春节过后,随着气温不断回升,北京的春天即将到来。然而对于不少创业公司而言,寒冬凛冽的气息仍然笼罩在头顶

  中关村空荡荡 创投圈“倒春寒”

中关村空置率升高 创投圈迎来“倒春寒”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诗萌 北京报道

  春节过后,随着气温不断回升,北京的春天即将到来。然而对于不少创业公司而言,寒冬凛冽的气息仍然笼罩在头顶上。

  2月21日,京东集团的JD+智能奶茶馆正式闭店停业的消息传出。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最北端、2015年开业的京东奶茶店曾经是这条被称为“双创风向标”的220米街道上的一大景点,除了售卖饮料外,内部还展示京东开发的智能硬件产品。此外,和著名的“创业咖啡”3W咖啡、车库咖啡一样,它也承担了创业孵化器的功能。

  京东方面披露,这一调整是根据“最新市场环境变化”做出的,但京东也将继续为创业者提供包括产品研发、销售通路、品牌塑造、团队孵化、金融服务等全方位的创业支持。

  春江水暖鸭先知。近半年来,受到经济环境影响,不少创业企业、团队因融资难、退出难纷纷倒下,就连巅峰时期号称拥有2亿用户的“独角兽”ofo也未能幸免。他们离场后,中关村、望京等地区的写字楼、共享办公空间空荡了不少。

  《华夏时报》记者2月初走访时发现,车库咖啡、3W咖啡都已经贴出工位招租的广告。而对于日前才传出要对10%高管进行末位淘汰的京东来说,将这个商业价值不高的店面关闭,亦在情理之中。

  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数据,2018年第四季度中关村区域的空置率上升至1.5%,环比上升0.9个百分点。

  空置率升高

  第一太平戴维斯华北区研究及顾问咨询部董事熊志坤在研报中指出,受国际贸易摩擦、宏观经济放缓及监管政策趋严等多重因素影响,部分企业开始调整租赁策略,导致北京市写字楼市场活跃度较先前有所降低。

  戴德梁行数据也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北京全市空置率环比上涨0.2个百分点达8.1%。核心商圈虽然没有新增供应,但受部分企业撤离和缩小承租面积的影响,空置率较上季度微升0.4个百分点,为3.8%。自2018年下半年,受经济走势的不明朗以及金融和互联网行业租赁需求放缓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北京写字楼市场租赁成交出现小幅下滑。

  “最近中关村写字楼空了很多,很多公司都陆续倒掉了。”一位外贸行业从业人员对记者表示。在走访过程中记者发现,不仅是写字楼,一些产业园区也出现了创业企业缩减租赁面积的情况。

  位于六道口附近的768创意园就是一例。这里曾经是独角兽的沃土,过去几年间,知乎、春雨医生、摩拜都在这里成长起来。然而去年下半年,春雨医生CEO张琨离职,传言中的新投资方华润集团也否认了参与融资的消息;12月,知乎也被传裁员,而摩拜在被美团收购后,澳门赌场美高梅,日前已经更名为“美团单车”。

  一位租赁中介张先生告诉前来咨询出租的记者,最近园区中有家公司打算将办公室的一部分出租出去,以减轻租金压力。

  而共享办公的孵化器、众创空间则面临更多的空位。在中关村创业大街上,总共3层的3W咖啡已经在一楼店面的落地玻璃窗上打上了“工位招租”的广告,而记者走到三楼的孵化器时发现,只有大概四分之一的位置上坐着正在工作的创业者。

  “凡是空着的地方都能租。”前台人员说。仅仅在半年前,记者来这间总理光临过的“创业咖啡”采访时,看到的还是创业团队基本坐满的情况。尽管一个睡午觉的年轻创业者正鼾声如雷,但其他人并没有抱怨环境嘈杂,都低头专心工作着。当时,工作人员向记者推荐了望京新开的一家3W众创空间,说创业大街上这家旗舰店容量有限,望京那家工位更多。

  创投圈“最难一年”

  经济学家宋清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外部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用工合规成本加大的背景下,最近半年来一些中小创业公司都遇到经营困境,如业绩增长乏力、用人成本大大增加,一些实力较弱的中小创业公司出现倒闭潮。

  而创业者艰难的背后,更有整个创投圈的萧条。

  日前,名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求乐发表文章称,过去的2018年是他从事投资十余载以来募集资金最难的一年,市场危机比以往历次都严重。半数以上创投机构,基金募集都处在停滞、半停滞状态。

  他将原因归结于4月份发布的《资管新规》禁止金融机构以受托管理的产品份额进行质押融资,在去杠杆的同时也很大程度上卡住了中国创投业的募资渠道。8月底,又传出个人LP所得税从20%上升到35%的消息,尽管后来国务院出面澄清,但也影响了出资人的积极性。

  除此以外,IPO 退出难也是一个现实问题。过去一年,A股市场震荡下调,市值蒸发14.94万亿,规模下降了23.35%,降幅创十年之最。如果不能顺畅退出,再高的市值也无法真正落袋为安,投资人难以从创业投资中获益,积极性必然会减弱。

  因此,过去几年在资金充裕时风生水起的互联网“独角兽”企业纷纷宣告过冬:没有上市的ofo因拖欠供应商款项被冻结资产,创始人戴威被限制消费;罗永浩的锤子科技被曝裁员60%,部分员工的合同直接改签到今日头条,但仍要经历六个月实习期;二手车交易平台“人人车”陷暴力裁员风波,员工称需缴纳4万元做合伙人,不然就直接被辞退。而在美国上市的趣店12月也被曝裁员200人;京东证实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及以上级别的高管,声称正在积极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滴滴在春节后便公开要裁员15%,老对手美团去年年底也被传大规模裁员。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年底至今,已有超过25家知名互联网公司传出类似消息。而一些规模不大、市场影响力较小的创业企业,则未在统计之列。

  不过,上述部分市场传言的真实性也待考证。1月底,在国家发改委的新闻发布会上,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兼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称,发改委通过多种方式调研了解到,互联网企业的招聘和用工总体比较平稳,没有出现大规模裁员现象。

  在宋清辉看来,2019年创投圈前景仍难言乐观。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形势下,创投圈显得更加理性和谨慎。同2018年相比最艰难的日子仍未过去,在市场不确定因素增多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比2018年更糟。

责任编辑:admin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